欢迎访问大发红黑大战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财经 > 新闻正文

王中军:我卖的画没有一分利润计入到华谊上市公司来

时间: 2020-02-15 06:08:42 | 来源: 中国经营报 | 阅读:

  中国企业家的成长需要时间考验 访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

本报记者/马秀岚/张靖超

2020年1月23日,华谊兄弟(300027.SZ,简称华谊)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显示,亏损-39.62亿元~ -39.67亿元。这已经是这家曾经的电影龙头企业连续两年亏损。2020年成为其关键一年,若不能扭亏,将面临退市风险。

电影一直是华谊兄弟最核心的业务,但却连续四年交出远低于预期的成绩单,2019年主投主控影片一片空白。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坦言“2019年是华谊兄弟最困难的一年”。2019年初王中军回到电影业务一线,这一年他和弟弟王中磊四处筹资,质押股权,二者股权质押比例均超过90%,同时处置了一些非核心资产,包括GDC、卖座网等,也处置了一些公司投资的基金以渡过难关。

对于2020年,王中军强调“努力的目标是把公司流动性做好,活着最重要,做好风险规避,将已经拍完未能上映的电影努力调整在今年上映,同时再一部一部戏拍下去。”

2020年1月,就王中军回归一线后公司的变化以及如何渡过接下来的难关等问题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专访了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。

中国电影行业发展最缺乏的是时间

《中国经营报》:2019年迪士尼影业全球票房超过110亿美元,中国的电影公司和迪士尼差距是什么?

王中军:迪士尼这几年市场占有率更高了。它这两年成功,我觉得还是并购策略上的成功,虽然这两年很多人开始“攻击”并购、整合,说很多风险都出在这儿。但要从长期看,一个企业如果放弃了并购、整合,也就放弃了跨越式增长的基础,迪士尼是整合了漫威、卢卡斯等公司后,体量和产能才能更大。

在整个电影历史长河中,中国电影公司的历史都太短了,商业化都没有几年。而迪士尼是有100多年历史的企业,所以我觉得对中国电影公司来说最缺乏时间,时间会孕育无限可能,你再看未来20年、30年,中国市场的空间之大会不会造就一个自己的迪士尼呢?那时候美国迪士尼会不会还是像今天这样的如日中天呢?这谁都说不好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您认为目前的行业问题,是否与前几年行业发展过热、畸形发展有关?

王中军:过热是相对而讲的。如果一个阶段所有整合并购都按照某个估值水平来看,那在当下这个水平在市场上就是合理的,不能在经济下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再回头看,说那时候过热。企业并购的出发点是好的,但确实也有需要注意的地方,比如我自己现在就会冷静地去想一想,未来是不是能够努力规避类似风险。我们肯定有很多投资错误,比如投资单一公司过大,但是几年前做出决定时一定觉得这是好事,不是好事你为什么要干呢?

华谊兄弟也好,中国所有努力在奋斗的那些企业家也好,都要靠时间来考验自己,再给他一定的时间,看能否继续活下去。

要有规避风险的能力

《中国经营报》:中国影视市场并不小,为什么影视公司价值天花板如此低?

王中军:时间,还是时间。中国的娱乐公司上市才几年。华谊也曾经有过100多亿美元市值的时候,当时很多投资者都说我们会迅速过1000亿元市值。突然掉下来时,谁也不理解。现在掉下来了,大家更应该冷静思考。

我自己反思,企业要稳健地发展,就不要把自己想象成什么都能干,我创业成功了,不单单就是自己有本事,主要是大浪推着你走到那一步。

我觉得前些年是过于求大,很多投资都是战略性的,周期超长的,现在造成了公司的流动性问题,未来可能经历两三年的调整,在财务上会更加谨慎,看投资是否能为上市公司带来迅速的盈利能力,现在必须这么做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能具体说一下投资过大,战线过长的投资吗?

王中军:从现在看,当时没有融资经验。现在我看经济学家经常说短贷长投问题,其实我基本不懂什么叫短贷长投。因为当时融资渠道确实非常畅通,永远可以借新债还旧债,没有感觉是短贷长投,现在因为借不到新债,才发现现金流的重要性,所以要处置资产。要把流动性做起来,首先要让公司活着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怎么理解公司负担过重的问题?

王中军:我们2019年被抽掉了大量现金,银行突然由于各种原因不再续贷,假设本来要靠50亿元才能滚得动的公司,只剩20亿元了。这实际对企业伤害比较大,这时才发现投资负担过重,如果当时明知道被抽走,就不投资这个项目。英雄互娱其实是个很好的公司,这一单华谊就有20多亿元的现金投资,它目前IPO还未成功。但可能它突然明年IPO了或者借壳成功,股价和市值一下就会超过投资收入的两倍,也有可能三年后就把公司拖垮。这东西描述不清楚。

生死存亡时刻要扭亏

《中国经营报》:华谊投资的几部电影未如期上映,对华谊影响非常大。

王中军:我觉得基本是半致命的。企业是要有输血的,输血是要靠现金流的,现金流就是产品收入,电影电视剧不能如期上映,还是这样体量的作品,公司压力确实比较大。华谊毕竟有自有资金,去年光自有资金还贷20多亿元,还少收入数亿元。但也有可能这些作品都积累起来,会形成未来的爆发,只是库存造成了阶段性的压力。一个企业总要从反面和正面想,电影现在没上是对2019年造成了压力,但反过来说对于2020年是利好,又多了两个大储备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您怎么评价华谊实景娱乐项目现在的实际运营效果?

王中军:这几年我们实景娱乐仅商标使用权,仅一个IP授权就收益了十几亿元现金,摊在了每年的利润里。实景娱乐是长期的。一个企业好坏一定要看时间,我们现在已经开了4家实景娱乐园区,未来的战略方向是继续输出IP、管理、美学等来把实景娱乐做下去。

实景娱乐我是长期看好,华谊将来在电影小镇、电影世界、艺术中心这几个产品上,还是有生命力的。 中国做文旅的基础很好,华谊先走这一步,先发优势一定要保持,可能过了几年后突然发现它是一个长期的现金流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您坦诚说在卖画作来解决自己资金流动性的问题,华谊被贴上新标签“卖画过冬”,您怎么看?

王中军:这个标签我也没有办法,我就是个坦诚的人,我也没有在乎谁给我贴标签,我卖画是个人的资产,在公司困难的时候我卖掉画,使我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、那么高的负债,也没有什么错误。

我所卖的任何的一张画没有一分利润计入到华谊上市公司来,这种标签贴的有道理吗?那是我个人减债务,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板自己债务压力小,是对自己、对管理公司的信心会有很大帮助,我不希望把我的这种压力带到公司来。当然去年公司有一次还债,我作为大股东,借给公司2亿多元,就是卖画的钱。这我不觉得丢人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2020年继续亏损将会面临退市。

王中军: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来讲,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连续三年亏损,上市资格都要被挑战。所以无论如何今年我们用各种办法,把戏拍好、卖好。还有几部电视剧拍得都不错,2020年,华谊无论如何都要打翻身仗。这是一个公司的生死存亡时刻,就是要扭亏,那是肯定的。

人不能总生活在痛苦当中

《中国经营报》:2019年初,您提出要正式回到一线, 现在一年过去,怎么评价自己和公司的表现?

王中军:我觉得还是有帮助,首先对自己的产品更加了解了,到第一线我从预算开始听为什么是这个预算,对市场的预期是什么?预期的科学性从哪儿来? 我到绿灯委员会(决策电影项目投拍及预算,由核心管理层及主要业务负责人构成),大家可能会对风险控制的弦绷得更紧一点。了解公司现在的财务状况,要拍什么样的戏,一些戏坚决就不拍了。原来费很大精力投好几千万元就赚几百万元,没准还赔,这种戏就算了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华谊在很早时就绑定了冯小刚等导演,现在这些导演对华谊的贡献还大吗?

王中军:很大。我觉得不能以一部戏(来评判),冯小刚已经拍了十六七部电影,只有《一九四二》一部戏赔钱。一个导演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了不起,冯小刚导演不光是为华谊拍摄了很多很好的戏,《集结号》《唐山大地震》《我不是潘金莲》《非诚勿扰》等,包括最近上映的《只有芸知道》,虽然票房表现没那么好,但这都是正常的。我个人觉得中国需要这样的电影,这就是冯小刚。冯小刚也不能说一拍就必须是爆款。

说绑定没有道理,我和冯小刚是契约关系,他只拍我投资的电影,就这么一个关系,我觉得已经很满意了,一个导演,拍了那么多部电影,只有一两部赔钱。在世界电影史上也没有几个,而且小刚为人也好,起码在这个阶段,我们俩没有互相埋怨过,这就是兄弟。又是合伙人又是兄弟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华谊从很早之前就一直在做商业大片,有人认为华谊之前一直押注的这种大制作、大投资的特效电影,这几年观众并不买账,您认为公司一开始就聚焦的大片模式是否对?

王中军:电影的工业化肯定是正确的方向,大公司还是要相对集中做大制作、创新的电影。

在内容上这两年武打、魔幻题材走下坡路,但反过来说还是有票房表现不错的作品,所以还是自己没做好。至于说这几年票房不达预期,其实也就去年一年,我们2017年还有两个爆款(《芳华》《前任3》),阴影太大,搞得好像好几年都这样。华谊兄弟这些年缴纳了几十亿元税,企业的发展是有成绩的。成绩与调整都是阶段性的,不能说去年突然表现不好,就否定了我20年的创业。但有时候朋友安慰我,会说想想你前几年多好,这也是一种鞭策和动力,人不能总生活在痛苦当中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受疫情影响,剧组拍摄暂停,春节档、情人节档电影均未能上映,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困难,我们如何应对?

王中军:自疫情暴发以来,不仅人们的生活受到影响,很多相关产业也受到冲击,其中与我们息息相关的影视行业、旅游产业成为行业重灾区。

对于企业来说,目前正面临复工高峰期,我们要引起高度重视,措施全面到位,避免因集中办公而产生的聚集性感染;企业层面要开源节流,同时在疫情影响下寻求新的发展机遇,创造新生动力。

老板秘籍

1 怎么理解公司负担过重的问题?

我们2019年被抽掉了大量现金,假设本来要靠50亿元才能滚得动的公司,只剩20亿元了。这实际对企业伤害比较大,这时才发现投资负担过重,如果当时明知道被抽走,就不投资这个项目。英雄互娱其实是个很好的公司,这一单华谊就有20多亿元的现金投资,它目前IPO还未成功。但可能它突然明年IPO了或者借壳成功,股价和市值一下就会超过投资收入的两倍,也有可能三年后就把公司拖垮。这东西描述不清楚。

2 怎么评价华谊实景娱乐项目现在的实际运营效果?

这几年我们实景娱乐仅商标使用权,仅一个IP授权就收益了十几亿元现金,摊在了每年的利润里。实景娱乐是长期的。一个企业好坏一定要看时间,我们现在已经开了4家实景娱乐园区,未来的战略方向是继续输出IP、管理、美学等来把实景娱乐做下去。

实景娱乐我是长期看好,华谊将来在电影小镇、电影世界、艺术中心这几个产品上,还是有生命力的。 中国做文旅的基础很好,华谊先走这一步,先发优势一定要保持,可能过了几年后突然发现它是一个长期的现金流。

简历

王中军,1960年生于北京,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。1994年获得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大众传媒专业硕士学位;同年,回国后与弟弟王中磊一起成立华谊兄弟广告公司。1998年,王中军带领华谊兄弟进军影视行业;随后带领团队开拓中国贺岁片市场并屡创票房神话,将华谊兄弟打造成为中国影视公司第一品牌。

2009年,王中军带领华谊兄弟在创业板成功上市,成为中国首家上市娱乐公司,并开始布局从“内容生产”到“渠道建设”到“影视衍生”的影视娱乐全产业链,至今,华谊兄弟已成为中国领先的综合性娱乐集团。

王中军曾获得2009中华文化人物、2009年度华人经济领袖、2010年度时尚企业家、2010《综艺》年度人物、2010和2013年度最具影响力的25位企业领袖等荣誉称号。王中军还热衷于公益和慈善事业,迄今为止画作义卖所得全部捐赠给华谊兄弟公益基金。

深度

华谊兄弟如何渡过难关?

1月9日,王中军在他的办公室接受了记者专访,室内布置着他的画作。

他一如既往,着一身黑色衣服,语速快,无论喜怒,不掩饰情绪。他未否认公司遇到困难时自己面临的巨大压力,表示压力都是个人扛,别人替你扛不了。但也保持了一贯的豁达,说人不能总活在痛苦当中,只能往好处想。学美术出身、曾当过兵,这使他兼具了艺术情怀和心胸的豁达。

在此时,他也显示出作为一个创业者和掌门人的担当。除了四处借钱,去年他曾因卖画来解决自己资金流动性问题而被舆论关注,他说并不觉得丢人,要是有画还会继续卖。

今年是华谊创办第26年,年近60岁的王中军已创业25年,他说华谊要做百年老店也跟自己没有关系了,但人还是要有愿望。不创业也许会轻松,但却不是自己的生活。

而从行业来看,2018年以来,受经济下行、资管新规等综合因素影响,企业普遍资金紧张,轻资产的影视行业首当其冲。同时由于内容监管趋严、税收风波等因素影响,影视公司股价下行幅度大,头部电影公司几乎都受到内部商誉减值、项目制经营模式带来的较大业绩波动,行业进入洗牌期。

被称为“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”的华谊也未能幸免,2018年出现上市以来首次净利润亏损,从舆情和业务角度都遭遇了上市以来最大冲击。2019年华谊的两部大片未能如期上映,王中军坦言这对公司的影响基本是半致命的。他对过去进行了反思,在投资上没有足够经验,单一项目投资过大,导致现在企业负债压力大,内容上没有判断出市场的方向进行及时调整。

2019年初,王中军回归电影一线后,到公司绿灯委员会,拥有一票否决权,他提出“影视+实景”的发展战略,他指出2019年第一个方向是逐步剥离和电影、实景关联较弱的业务与资产,回笼资金、优化债务结构,这些钱用来把内容做好做强。

过去一年,华谊通过质2018年全国医药百强押授信、引入阿里影业7亿元的战略投资、转让GDC、卖座网股份等多种方式,克服资金困难。最新的公告显示,针对民生银行7亿元授信,华谊已申请不超过5亿元的银行贷款展期,展期期限为一年。

2019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华谊预亏近40亿元,这也收到了来自监管部门的关注函。眼下受疫情影响,影院关闭,2020年春节档影片全部撤档。暂停影视拍摄工作,本就艰难的影视行业雪上加霜。尽管王中军强调2020年首先要让公司活着,华谊在巨大的债务压力下如何跨越这道坎,无疑将面临更大的挑战。

新闻标题: 王中军:我卖的画没有一分利润计入到华谊上市公司来
新闻地址: http://foxinns.com/caijing/803234.html
新闻标签:上市公司  利润  王中军
Top